【防疫Tips】髮型師兼任心理輔導小童剪頭髮不再「比人㩒住來 」

「去唔去揾 Jerry 哥哥呀?去!揾!」

有沒有想過,一個髪型師會成為小朋友剪髪的原動力?

當初只是一個渾渾噩噩,其實未知道自己想做D咩的大男孩試下入髮型這個行業,純粹因為貪靚,加上坐唔定既性格, 不喜歡刻板工作,因而覺得髪型師適合自己。
他沒有想過,多年後的今天,這種「坐唔定」,喜歡和客人傾談竟然成為一種化學反應,造就了今日小朋友心中的「 Jerry 哥哥」。

從事10多年剪髮行業的Jerry在前年也有嘗試做婚禮司儀,但疫情下生意慘淡,所以他重操故業,在大埔開髪型鋪,但無奈與拍檔不合而拆伙,但當時手上已經累績了一大班忠實小粉絲。

由於當時是interview 旺季, 家長逼切要剪頭髮,而小朋友都十分希望可以揾到Jerry哥哥剪,但奈何沒有地方,無心插柳下,Jerry便開始這條上門剪髪之路。

Jerry稱,沙士時,經常在鋪頭坐足一日,都不會想有上門這個服務。今時今日竟是一種使命感和責任感, 要替客人解決一個生活基本問題 。
所以現在上門剪髪,除了開心之餘,也是一個突破。

特別是與客人的溝通和關係,因為在鋪頭通常會比較急 ,與客人很少有深入詳細的交流,但上門,「咩都可以講! 」多了很多與客人深入溝通的機會,所以客人不只是一個客人,而是變成可以互相照顧大家 ,互相扶持,仿佛是一個認識很久的老朋友。

因為以往Jerry在鋪頭,排曬隊等待都是小朋友,很多人曾經問Jerry,其實你剪唔剪大人?
他說,其實他當然剪大人,但太多小朋友客人了!根本剪唔切!
他的忠實粉絲,不少是本來害怕剪髪的小朋友 。

呢位小fans,由上年開鋪時到宜家都指明要搵Jerry哥哥剪!

「Jerry哥哥,我係唔係你既小公主啊? 」

係咩魔力可以令到來剪頭髪的小朋友視為一個樂趣呢?
原來靠的Jerry的耐性和成功的溝通。
而當中也有不少「難搞case 」,他甚至形容剪得好「鬼鼠」,其中有個小朋友,住得好低層,每次都與經過的Jerry哥哥打招呼,Jerry哥哥自以為已經很熟絡,怎料剪髮當日,小朋友竟然喊到「豬頭」,拒Jerry哥哥於門外,Jerry哥哥無奈下唯有用一貫的相處方式,行翻落平臺再同小朋友好似羅密歐朱麗葉般打招呼,最後小朋友才讓他進門,剪過程甚至連剪刀都不讓小朋友見到,偷偷剪一下,玩一陣,再偷偷剪一下,全個過程整整用了2小時才成功。

Jerry很記得有個小朋友一直不接受剪頭髪,那天,他帶著玩具車和彈彈波有備而來。
上到小朋友屋企,他用了半小時同小朋友 warm up ,一邊玩他帶來的玩具,又一邊玩小朋友的玩具,完全融入在小朋友的既世界入面。

慢慢地,這個小男孩竟然可以比佢攬住。連小男孩的媽媽也覺得驚奇。
「整個過程整整用了個幾鐘,在鋪頭根本無可能。」
Jerry稱,坊間很多硬件上好吸引小朋友的髪型屋,例如有張車車櫈,但他卻認為,軟件還是最重要的一環。
要一個人小朋友喜歡剪頭髮,而不是「比人 㩒住來 」,需要互相觸摸情緒靠的還是髪型師,而他,最注重的是小朋友感受。
例如有很多小朋友聽到電剪聲會好怕,見到頭髮掉落會處於驚恐,他都一一顧及到,所以前鋪頭很快儲了一班熟客。
當時他離開鋪頭, 最不捨得的是一班小朋友 ,而不是間鋪頭,因為大家都建立左一種微妙關係 。
而這種關係對於Jerry 來說 是開心過賺左家長的錢 。

因為Jerry,小朋友不用再恐懼剪髪,因為這種不用逼 、不用喊住走的方法確實降低了不少對剪髪恐懼 小朋友的擔心,甚至是一種享受,他說,只有做上門,才有這種化學反應。
Jerry說他是發自內心想幫這些小朋友,看著他們慢慢進步,Jerry與客人之前的關係不再是髮型師和客人,甚至已經成為半個家人。
知晨是Jerry其中一個小客人,但很怕陌生,Jerry 上門三次都未能替知晨剪到頭髮,但Jerry 奉行不逼不鬧的態度,到了第四次,「終於可以稍微剪下個陰!」
直至前幾天,Jerry終於可以成功替知晨剪頭髮,現時這個家庭甚至會邀請Jerry留低食飯,Jerry也會為了幫小朋友換Anson Lo而食幾個麥當勞餐。
他發現,原來離開鋪頭,熟客之餘大家可以多一重關係成為朋友。

在剪髮生捱裡面,Jerry也遇過不少辛酸的故事。令他這種使命的感覺更加強烈。
而Jerry除了上門外,也有為一班大埔的街坊做義剪。

有位小男孩一直是Jerry常客,但他卻一段時間沒有再揾 Jerry,當初純碎認為客人流失,想不到有天小男孩的媽媽竟然問Jerry可否帶小朋友來Jerry義剪的地方剪髮。
Jerry覺得奇怪,細問之下才知道,原來是因為先生入了ICU,家庭頓時未能支付剪髮費用,因而Jerry決定上門幫小男孩「義剪」。

後來,小男孩的媽媽每逢整野食,都預埋Jerry一份!令Jerry感到十分窩心。
問到Jerry會不會繼續用這種方法行落去,Jerry稱不知道未來如何,但「只要市場還有需要我幾價值,我都會做落去」,
因為和客人談談大家的共同生活的歷程,讓彼此心中的無奈和鬱結抒發出來,這些都是上門剪髮得來的意外收穫。